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彩票结果 > 亲人赌钱后来借钱 - 抗战中的凶恶“二鬼子”:10万参战的朝鲜籍日本兵下场如何?
亲人赌钱后来借钱 - 抗战中的凶恶“二鬼子”:10万参战的朝鲜籍日本兵下场如何?
发布时间:2020-01-09 15:38:49 来源:未知 阅读量:410

亲人赌钱后来借钱 - 抗战中的凶恶“二鬼子”:10万参战的朝鲜籍日本兵下场如何?

亲人赌钱后来借钱,文/快哉风

抗战时期,有一支身份特殊的人群:朝鲜籍日本兵。在形形色色的回忆和描述中,中国人把他们形容为为虎作伥的“二鬼子”,称其对中国人比日本兵还凶。

图:抗战时期的朝鲜籍日本兵

真相究竟如何?朝鲜籍日本兵在历史大潮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?他们最后的下场如何?

一、

1910年签订的《日韩合并条约》,宣告了作为中国五百年藩属国的朝鲜王朝终结,沦为日本的一部分,朝鲜人也成为日本的”二等公民“。

我们熟知的是,大量不甘屈辱的朝鲜知识分子和抗日人士逃亡到中国,他们建立临时政府、组织暗杀团、参加抗联游击队,不屈不挠地进行抗日斗争。但是,我们不太熟知的是:更多的朝鲜人沦为日本人的帮凶。

图为《日韩合并条约》原本照。

朝鲜人的助纣为虐是从上而下的。王室成员中,朝鲜李氏王朝的末代王子王孙,纷纷成为日本的“王族”,在日本学习长大,娶妻生子,成为日军的高级将校,都有过参加侵华战争的不光彩经历。

图为朝鲜李氏末代王储李垠(日军少将)和他两个侄子李鍵、李鍝(从左至右)参拜靖国神社。

著名的亲日派卖国贼洪思翊,原为朝鲜两班贵族,投靠日本后官至陆军中将,双手沾满同胞鲜血,战后被盟军处于绞刑。

图为和服打扮的洪思翊一家。

对朝鲜民众,最初日本人并不放心,只招收部分朝鲜人当维持秩序的警察。1938年后,日本苦于兵力不足,军方开始在朝鲜设立“特別志愿兵”制度,要求“效忠日本、身体健壮”就可报名,家族里有民族主义者、共产主义者“前科”的除外。

图为1938年2月朝鲜总督府发布的“特別志愿兵”官报。

当时,被奴化教育多年的朝鲜人对参加日本军很踊跃,流行写“血书”表达忠心。下图是1939年满洲新闻上刊登的军官请愿血书,写血书的人很有名:后来担任韩国总统的朴正熙(身陷囹圄的前总统朴槿惠之父)。

图:朴正熙的血书

朴正熙毕业于满洲国军军官学校(预科)、日本陆军士官学校(本科),日本名“高木正雄”,在伪满洲军和关东军中担任过军官。

图为朴正熙在关东军任职期间军官照。

对朝鲜志愿兵,日本内务部给出的考核评价是:出身内地的朝鲜人比较优良,尤其是来自农村的淳朴青年,未来可以成为日本的优质部队。

图为1939年3月,不戴头盔、头缠白布条的朝鲜志愿兵在街道战的训练中。

图为1939年3月,不戴头盔、头缠白布条的朝鲜志愿兵在街道战的训练中。

到了二战后期,穷途末路的日本启动了战时特别条例,对包括朝鲜、台湾、桦太(南库页岛)在内的所有殖民地下达了强制征兵令。数以十万计的朝鲜青年,就此被征调到战场。

图为1943年一支行进中的朝鲜兵部队。

不仅仅陆军,海军也同样大量征召朝鲜士兵,这是一个在冲绳战死的朝鲜籍海军飞行少尉,他本姓郑,日本名为户山秀雄。

图:朝鲜籍飞行员户山秀雄

据日本厚生省统计,战时的朝鲜人军人军属一共24万零2341人,朝鲜方面的资料显示则有70万之多。在二战中,约有超过10万的朝鲜籍日本兵(陆军9万,海军2万)投入了半岛外的战斗,另外非编制的更多军人军属,则被征作劳工或者监工(监督中国和朝鲜劳工)。

图:1941年日本画报上的朝鲜警防部队。

那么,多达10万的朝鲜籍日本兵在国外都做了什么坏事?

二、

关东军中,有一支双手沾满中朝人民鲜血的朝鲜人部队:间岛特设队。

图为1939年间岛特设队的干部合影。

这支三百多人的部队全部由死心塌地效忠日本的朝鲜人组成,负责讨伐、镇压东北的抗日革命。从1938年9月成立到日本投降,一共“讨伐”了108次,杀害朝鲜人三千余人、中国军民172人,在东北臭名昭著。

同样死心塌地为日本人效力的,还有伪满洲的大量朝鲜籍宪兵警察,他们也就是东北老人口中骂得最多的手举棒子的凶狠“二鬼子”。当时东北有个朝鲜籍宪兵头目,叫金昌龙,据韩国方面资料显示,他在1941~1943年期间共破获了50多个中国抗日情报网,把不少抗日志士送进了日军731部队的细菌实验室。

图:手持棒子的疑似朝鲜警察(左二)协助日军驱赶中国人

南京大屠杀中,关于“高丽联队”杀人最凶的传闻流传网络,但到底是否属实,究竟有多少朝鲜兵参与屠杀,史学界迄今还存在争议,普遍的主流看法是:那时没有成建制的朝鲜部队,但零散的朝鲜士兵绝对存在。

图为《朝日新闻》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刊登的“朝鲜勇士”照片。

不过,由于身为“二等公民”,朝鲜兵屡遭日本人歧视。战后的日本媒体做过调查,据幸存的朝鲜老兵回忆,朝鲜籍士兵常常被虐待、殴打,军官还训练他们作为特攻队员,比如将雷管绑在身上,趴到敌军坦克底下引燃引线等等。

图为战后71年日本报纸对朝鲜籍日本兵遭虐待的调查。

太平洋战争中,盟军抓获了很多日军中的附庸军:朝鲜、台湾俘虏。这是澳大利亚考兰战俘营的朝鲜籍日本海军战俘,他们的神情并不像日俘那样悲观,也没有参与日本战俘的越狱事件(详见风哥《二战日本战俘最大越狱:一千人手持餐刀调羹冲向机枪》)

图:澳大利亚考兰战俘营的朝鲜籍日本兵战俘

据日本统计,二战中共有两万一千朝鲜籍日本兵和军属身亡,更多的朝鲜兵则因为不堪虐待和充当炮灰,出现投降、脱逃事件。在战后的盟军审判中,朝鲜籍日本兵共有129人作为b/c级战犯被审判,14人被处死。

图:从志愿兵到罪犯,伤害了他国也伤害了自己

幸存的朝鲜籍日本兵回国后也没有好下场,由于不光彩的经历,他们被视为卖国贼,没有工作和饭碗,只有贫困和歧视。直到2002年,日本政府才给有案可查的朝鲜籍日本兵(后裔)支付了赔偿金:每人260万日元(约15万人民币)。

图为当时朝鲜报纸发布的一个朝鲜兵在中国山西战死的消息。

作为惨遭亡国的民族,朝鲜人既有不屈不挠的志士,又有为虎作伥的帮凶,在二战中扮演了极其复杂和伤痛的历史角色。

(参考文献:《日本統治時代の記録》、《朝鲜及台湾现状》、《朝鲜半岛的英灵》、日本维基“朝鮮人日本兵”条目)